新时时彩怎么开奖直播

如果不是為了讓你當上父母,我本不必受苦

發布時間:2019-12-19 3評論 1854閱讀
文章封面
文:欒晶
來源:欒晶(luanjing007)


很多人做心理咨詢,見到咨詢師的一剎那會淚流滿面,哪怕他們上一秒還沒有任何情緒。


人們越來越忙,無暇去關注別人這些細膩的情感。


人們會說:


你太感性了。多愁善感四個字就能總結一個人所有的小情緒。


假若你的工作和我一樣,是耐心去體察別人的情感,你會發現那里的內容如此浩瀚,簡直是一個人的一生。


見到咨詢師那一剎那,強烈的移情作用下,一生中積淀的情感涌上前來,無法言說和分辨,只能化作眼淚。


有人報告看到咨詢師的一瞬間,心里想的是:


你怎么才來?


為了這樣一個溫暖專注的目光,我竟趕了那么遠的路。


難道它不該原本就在那里嗎?


從我出生,直至現在。


每一個幸運的嬰兒降臨,就有很多雙注視他的眼睛,他們知道這孩子因他們而來,沒有任何能力,卻有世界上最強烈的需要。


其中一雙眼睛最為熾熱,它屬于母親。


母親天生會追捕孩子的需要,盡力去滿足它,并知道這種給予并無條件。


父母天生是會的,但創傷改變了他們,也改變了他們的孩子。


有很多父母,沒有能力滿足,哪怕是承認他們孩子的需要。


在物質匱乏的地區及年代,產生大批這樣的父母,無力為孩子提供更多的物質需要。


鮮少有父母能告知孩子實情:


  • 因為爸媽沒有滿足你的能力,而并非你的需要有罪。


通常的情況是,匱乏的物質帶來匱乏的精神,人為了物質奔波,無力再去關注精神的需要。


于是他們大手一揮,割掉孩子的需求,并告知孩子:


我們已經很辛苦了,你為什么還在要?


很多人無法理解孩子的需要對他來說意味著什么,當吃飽穿暖成為養育孩子的標準,當被指責時拋出一句最無可辯駁的話:


我沒給你吃給你穿嗎?


這一切足以讓孩子經歷巨大的痛苦。


這痛苦是:


  • 我有太多的求而不得。

  • 同時,我攻擊自己的求而不得。


比起盡快幫助人們達到理想的咨詢目標,咨詢師更關心的是:


  • 你正身處何樣的痛苦中?


人的痛苦千奇百怪,但求而不得最百爪撓心。


它一直提醒你,你有個洞沒有填上。


而且這個洞巨大,現實中沒有任何一塊布能真正填補上它。


一個成年人會需要什么?


他能否接受求而不得?


一個被好好養育過的成年人,他需要的東西其實不多。


一份可以謀生的工作,并從中獲得價值感,一段親密穩定的關系,一個自由的靈魂,足夠支撐他度過一生。


他有求而不得,他可以承認并放棄,因為這不至于動搖他的人格。


如果過早經歷了求而不得,對孩子是巨大的創傷,越早越傷。


那種求之不得會要人命,使人瘋狂。


當我想要的東西得不到,我不能確認我是否可以生存,不能確認我是否可愛,不能確認我能否值得被愛,不能確認我是否配擁有。


這是動搖人格的痛苦,第二重痛苦比之更甚,自我攻擊。


我攻擊我作為一個成年人竟有這樣強烈的需要,攻擊自己因這求而不得產生的痛苦,攻擊自己不能放棄這樣的需要。


他們已經盡力了,你還想怎樣?


與之相反,當經歷了巨大的求而不得,人會轉向另一個方面:


  • 我不要了。


我什么都不要,從吃穿用度,到被善待,到一段穩定的關系,到一個美好的未來,我都不要。


與其說是不要,不如說是不信,我不信我配。


尤其當父母總是傳達這樣的意思給孩子:


如果不是為了養你,我們本不用受這么多苦。


我思考父母與孩子的關系,從一開始就存在功利關系。


父母需要孩子延續香火,孩子需要靠父母生存。


與其說是基于愛,使得孩子被父母影響至此,不如說是生存。


父母對孩子以愛塑造的,是持久而綿長的關系,以“求而不得”塑造出來的防御,是基于對生存的焦慮。


一對成年男女生育孩子,基于性的成熟和超我的成熟,他們必須知道創造一個生命意味著需要承擔什么責任。


這個責任不僅包括我讓他活下去,這是基于法律,而非良心。


基于良心的責任,是我必須知道,我的責任中包括,讓一個沒有任何能力的矮個子,擁有他想擁有的大部分東西。


因為他的沒有能力,不是他的錯,他的生命初始設置如此。


假若他擁有一丁點生存的能力,他就不會張開顫抖的嘴,冒著可能存在的屈辱感試圖從你這里換取東西。


當得不到時,他會毅然離開,不給你對這段關系為所欲為的任何權力。


作者簡介:和你一起,用心理學看世界。微信公眾號:欒晶(luanjing007)

排版:小鯨魚? 梵辰

0

回復

作者頭像

欒晶

TA在等你的回復~

(不超過200字)

提交回復
向下加載更多

私信

欒晶一條私信

取消

問題反饋